顶呱刮新票7|没额外顶呱刮吧
公告:
首頁 | 集團總裁致辭企業介紹 | 企業文化 | 產品展示 | 企業供需 | 聯系我們 | 資料下載 | 留言板郵箱 | 網絡辦公系統
 
  您現在的位置: 云南省鳳慶糖業集團網站 >> 員工文苑 >> 正文世間有一種美 叫靜守流年    
 

 

世間有一種美 叫靜守流年

更新時間:2019-3-28 14:08:27   點擊:3125


 

說起鳳慶的傳統文化,如果讓我們選取一個最典型的,我們一定會想起茶馬古道。

 馬幫、古道、馬蹄印,那一段歲月,還有那一段歲月里的人們,我們后人所能想象的,是在一段段的講述中,感受它的艱辛與頑強,還有艱辛中的美好。深秋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,我走進曾經茶馬古道的必經之路---紅塘,聽茶歌、重走茶馬古道、遙望古道上的故事,心突然變得柔和、清澈、圓潤,我懂得了世間有一種美,叫靜守流年。

翻閱《鳳慶縣志》,茶馬古道上的紅塘村是這樣的:從鳳慶縣城出發,茶馬古道分北道、迤方,北道即順(順寧)下(下關)線,紅塘村就在北道上,南來北往的馬幫,沿著紅塘村的紅木村、塘報營、馬力坡,經魯史古鎮,過黑惠江,然后經蒙化(今巍山)抵下關,再轉運于麗江茶馬市場、銷往康藏……這一路,兇險、喧囂、繁盛、期待、善良、勇敢,還有趕馬人心中所有的珍惜,都被古道一一記錄了下來。

我感激這種記錄,很多年后的今天,在古道的必經之路紅塘村,聽一個個遙遠的故事,你會看到一片自由的天地,一片自由的心胸。

第一個給我們講故事的是李大媽,她是地地道道的紅塘人,年近六十的她,全身上下干凈利索,透過她普通的外衣,你可以聞到太陽的味道。她說:“小時候,沒有電視電影看,無數個夜晚,我們小孩子就坐在人大旁邊,聽茶馬故事,我是伴隨著茶馬古道上的故事長大的,這些故事教會了我如何做人,如何做一個有道德的人。”

這樣的開場白,我知道沒讀過書的李大媽是用心準備的,有點刻意,我卻喜歡,喜歡那份心意與純樸。

她說,紅塘最先種茶是一位姓趙的將軍,然后一家帶動一家,才有了如今這一片又一片的茶園。我知道她說的趙將軍是趙又新將軍,趙又新將軍鳳慶魯史人,自幼聰敏好學,15歲補博士弟子員,為國殉難后,孫中山南方軍政府追贈為陸軍上將云南省政府追謚武烈公,建祠于昆明翠湖畔,靈柩運回昆明葬于玉案山麓。我死國事,份也,汝輩可速行,得生還能效力國家以竟吾志,吾則瞑目矣。他把遺愿留與弟與侄,帶著未來得及的完成的家國心事轉身走遠了。他的身后,戰爭還在繼續,疆土還須堅守,他的傲骨與英靈,激勵著后來者前仆后繼。

李大媽的父親是一位制茶的行家里手,那時候,茶葉都是手工制作,通過殺青、揉捻、干燥,每道工序環環相扣,步步承轉,沒有吃苦耐勞的精神,是做不好茶的。為節省勞力,郭大媽的父親創建了水磨茶房,用水的動力帶動5-6只茶桶,極大的提高了制茶的效率。對于靠勞力吃飯的勞動人民,看著轉動的茶桶,該是怎樣的激動,轉動的茶桶,可以讓他們少流多少汗水。

在紅塘,我還遇到了70多歲的郭大爹,并邂逅了他美麗的愛情故事。郭大爺年輕時是貧下中農,愛上了一個富農的女兒,那時候富農的女兒是沒資格和貧下中農結婚的。

為了能開到結婚證明,郭大爺白天參加勞動,晚上跑10多公里到大隊上去蓋章,一次不行兩次,兩次不行三次,三次不行四次……就這樣跑了32次,第32次,終于蓋上了那個紅色的章。

于是,年輕的郭大爺和自己心愛的姑娘結婚了。婚后,育有5個子女,都很孝順。

一輩子是農民的郭大爺,或許不知道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的唯美,或許不懂得 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”的浪漫,或許也沒向愛人發出過“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”的感慨。他懂得的,是在漆黑的夜晚,用雙腳走完橫在他和愛人之間的3200公里的距離,一生相守,不離不棄。

守護是愛情最好的見證。今天的我們,常常會聽到這樣的借口:等我有錢了,等我事業有成了,等我把問題解決了,等你媽不反對了……我們就結婚。等著等著,彼此成了路人。其實這些都不是借口,唯一的借口是我們不夠愛。郭大爺用雙腳踏破黑夜,用骨子與血脈跨越政治,把不可能變成可能,月夜下愛情的光芒占據著我的心。

故事結束后,郭大爺給我們唱了茶歌:“爹媽叫我耕田犁地我不去,我趕起騾馬上茶山,茶山茶山茶不發,花山花山花不開,好茶害茶勒兩馱,馱子備滿離家鄉……茶樹發芽青又青,采到東么采到西,采呀采到西,采茶姑娘笑嘻嘻,過去采茶為別人,現在采茶為自己……滿山茶樹青又青,哥唱山歌給妹聽。唱完一調又一調,不知阿妹給動心……”歌詞雖然沒有華麗語言,但質樸易懂,它讓我讀懂了茶農的一種心情,一種狀態,一種人格,還有那份對愛的堅定。

重走一段曾經的茶馬古道,是我特別想的事,聽完故事,這個提議一出,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。一邊走,郭大爺還不忘再給我們講馬幫的故事。

一次,一隊馬幫在途經紅塘時,遇上下大雨,過河時,水太大,眼看馬幫要被淹,馬鍋頭們不顧生命危險,全力搶救馬幫,直到最后一批馬脫離危險。那個時代,馬鍋頭的生命與馬幫的生命是連接在一起的。馬幫馱出去的不是茶,而是一家人可以過得好一點的希望:馬幫馱回來的不是柴米油鹽,而是家人盼望的平安。一個人帶上自己的馬匹,再難再苦,不給自己退路,走得無怨無悔,就是因為他們知道,人追尋夢想,是天地之間最偉大的詩篇。

郭大爺說,他記憶最深的是馬力坡馬幫。上世紀50年代,馬力坡上的馬幫來來往往,少則一兩匹,多則幾十匹,那時候,當馬幫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,他常常跑出家門,遙望馬力坡上長龍般的馬幫,馬匹多的時候,趕馬人就在中間敲著一面小铓鑼。

從言詞中可以聽得出來,那陣勢,是郭大爺羨慕的。在那個時代,趕上馬幫出去闖世界,是男人生命里的英雄情節。茶馬古道裝點了男人們的豪邁,馬是豪邁中最好的道具,是馬讓旅程有了一種飛揚之勢,永遠不肯沉淪,永遠不肯衰老。茶馬古道開啟了男人們心中的英雄夢。

我們重走的,就是馬力坡。曾經的古道長滿雜草,我們只能沿著古道從村民另行修建的道路走。我不知道,這雜草中還埋藏著多少故事?但我卻可以從郭大爺的講述中勾畫出它的樣子,那是一種人心感動,那是一種豪氣干云。我知道,那一路,也有怨,有恨,但是豪情終將戰勝一切。這就是馬鍋頭心中不肯凋零的英雄夢。

那個時代,英雄夢屬于男人,女人只能呆在家中,為男人的英雄夢等待。等待是痛苦、心酸而艱辛的。在等待中, 一代才女李清照也只能發出“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的感慨,更何況是尋常女人。

所以,生活在這個時代的女人是幸福而幸運的。她們沒有時間等待,她們有自己的夢,她們的時間用在了追尋自己的夢想上。土生土長的紅塘人張大姐就是這樣的。

出生于70年代的張大姐對茶情有獨終。長于茶馬古道旁的她,從小對茶馬故事耳濡目染,于是愛上了茶馬故事,愛上了茶。

她的茶所就選在茶馬古道旁,那是建于50年代具有蘇聯風格的建筑,青磚、灰瓦,經過歲月的打磨,越發古樸別致。墻上印有“自力更生”“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,偉大的領袖毛主席萬歲”等紅字,可以讓人聞到那個時代的氣息。

坐在茶所的院子里與張大姐一起喝茶聊天,張大姐介紹,大擺田茶所主要生產普洱茶、滇紅紅茶、綠茶、禮品茶、工藝茶,踏實、拼搏、責任是茶所的精神,也是她一路走來的創業感受。

我問張大姐:“創業苦嗎?”

“其實吃苦是人生的創富。”說話間,張大姐摞了摞她額前的短發,陽光照在她的臉上,溫暖安靜。很多人歷經人世滄桑,再說苦時不再表現為一種激越的憤慨,而是一種豁達,一種包容,是人在這個世界上一種真正的氣定神閑。

臨走,同行的老前輩為茶所留了 “茶馬精神古道留香八個字,我驚羨老前輩的才華,他的書法得過很多獎,提筆能寫是我不能及的。

 往回走,我努力回望茶馬古道的痕跡,卻只見層層疊疊的茶樹,用綠把天與地連為一體,靜謐、祥和,可以讓人的心足夠安頓。

 最好的家是可以把心安頓下來的地方。我想,久違歸家的馬鍋頭,遠遠就看見家里人都出來迎接他,孩子蹦蹦跳跳撲上來喊爸爸,他帶著孩子進堂屋,暖暖一壺茶在桌上擺著。一路無論經歷怎樣的艱難險阻,這一刻,他的心是溫暖的、融化的、安頓的。

歲月安好,靜守流年,難道這不是生命里最好的時光嗎?

 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站長

版權所有© 2004-2010 云南省鳳慶糖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
公司地址:云南省臨滄市云縣愛華鎮草皮街87號 郵政編碼:675800
電話:0883-3221555 技術支持:
云南糖網 電子信箱:fqtyadmin@fqsugar.com
網站備案編號:滇ICP備05000551號 云南網監備案號53092203402004

滇公網安備 53092202000125號

顶呱刮新票7